贰爷扒在甜甜腰上不下来

脑洞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q(不高冷我们都可以做朋友w

【虚荣】狐滚配(hu)合(keng)日常(小甜饼儿

作为玩滚妹的我
队友有狐狸就很安心
对面有狐狸就吓死😂
(为什么我总是被狐狸切死!)
-1-
团战胶着。

格温瞅准时机迅速地甩了一张红桃A,正中了大个子的脑门儿。她知道身旁的草丛里蹲着塔卡,因此底气十足地甩手冲了上去。

千钧一发,只需要他的一切……

如此想着,格温信心满满地刚刚打了一枪,一眼瞥见那只狡猾的狐狸迅速顺着草丛溜回了野区。没来得及震惊,甚至连逃离都没有,她的身体还保持着前倾的状态。紧接着,她就被一枪捅去了半管儿血。转身正准备逃跑,就被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剑客一剑捅了个对穿。

意识脱离身体的一瞬间,她看到自己的尸体被打上了一个巨大的紫色问号。

-2-
塔卡在草丛里潜伏了很久了。

他的猎物正在对面儿的草丛里来回的走动,似是犹豫不决。只要他踏出那片草丛,就没有逃出去的机会了。想到这里,他舔了舔有点儿干裂的嘴唇。

余光瞥见对线的西部妞像是感应到了他的召唤一般悄悄地来到了身边,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格温坚定地对他点了点头。

下一秒他就隐了身形直奔自己的猎物而去,一个熟练的十字切让对方毫无还手之力。随后而来的格温也配合地放了霰弹让猎物插翅难飞。完美的配合让他有点儿飘飘然,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直扑上来的猫女。

毫无意外地,他被晕住了。不过一切都还好,他及时地在意识还清醒地瞬间开了庇护。猎物早已死去多时,他身边还有着满血的格温,他们的胜率大的很。

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可恶的小兔子穿着海鲜靴跑的无影无踪。

“真可怜。”猫女怜悯地看着眩晕过后仍呆立原地的他,划开了他的喉咙。

-3-
看到对面那只狐狸的时候,格温意识到自己紧张的手心都在冒汗。

你可以做到的,女孩儿。她暗暗给自己打气,只是一只臭狐狸,他那么脆弱,可以轻易地被杀死,你可遇到过比他厉害的多的对手。

但他确实是她遇到过最会神出鬼没的对手。他的身影时而在草丛里,时而出现在她背后给予重创。侥幸逃脱了几次的格温实在是受够了这种时刻提心吊胆的感觉。

“出现吧,你这懦夫!”她高声喊道,子弹扫过了草丛的每一个角落。

然而话音刚落,她只感到脊背一凉,有血从胸前划下。她吐出嘴里的血,子弹也同时穿过了男人的喉咙。

-4-
塔卡猫着腰钻进草丛里,发现格温已经蹲在那里很久了。她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对线无意义拼杀的小兵,耳朵时不时愉悦地抽动一下,看上去比他自己更像个猎杀者。

他蹲在了格温身边。有好长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像是时间暂停。塔卡是个话唠,他知道格温也藏不住话。平时独自潜伏的时候他甚至会在脑子里自言自语,不过也仅限于此——一个优秀的猎手是不能发出杂音的。

塔卡试着去触碰格温的手臂,西部妞的耳朵抽了一下,那只白净的手臂肌肉绷得紧紧的,似乎下一秒就会端起那把看起来就很重的霰弹枪射杀敌人。他向对方挪了挪,格温终于肯瞥他一眼。

“等待的时候总是漫长又无聊。”塔卡轻声开口。格温点了点头,他有些小得意,握紧了格温的手臂,凑到她耳边,“想要比比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刀快吗?”

格温转过头来,黑暗中两人的呼吸都交织在了一起。西部妞勾起了嘴角,刺客也露出了笑容。他们安静地看着彼此,女人金色的卷发蹭到了塔卡的脸颊,有点儿痒,但是又十分的美好。

他差点儿就亲了面前这个金发妞,直到一阵突突突的枪声从不远处传来。格温迅速地转回头,卷曲的发尾扫过脸颊反而让塔卡的心里更加的焦急。等回去之后我一定要得到想要的。如此想着他放开了格温的手臂,握紧了双拳,准备给大块头索尔一个惊喜。

突然格温的手臂绕过了他的脖颈,那双性感到要命的红色嘴唇印上了他的脸颊。紧接着温热的躯体就离他而去,塔卡呆愣了大概半秒钟,紧随其后地持刀闪现过去。有那么一瞬间索尔看起来迷茫极了,接着就被大面积的霰弹击倒在地。

塔卡站在尸体旁边,他的脑子还回味着刚才的一幕。而格温将霰弹枪扛回肩膀上,露出了一贯的笑容,“我猜我的枪更快一点儿,小狐狸。”

“那是作弊!”塔卡闪身回到草丛里,不满地蹲坐在地上。他佯装生气,而格温的反应是一串大笑。

“只有你自己知道那是不是作弊。”说完格温就迅速地开枪打起了小兵。

塔卡心里知道格温说的没错,他想了想,隐匿了身形跑到格温身边,趁其不备啪叽一声在她脸上响亮地亲了一下,可能还留下了口水印。

“嘿!”格温举起了枪,而塔卡一溜烟儿跑掉了,只留下自大狂的笑声。
——Fin

评论(10)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