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爷扒在甜甜腰上不下来

脑洞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q(不高冷我们都可以做朋友w

【RE6】阴差阳错 -4-[Piers/Chris

这篇我一定要写完(坚定的
大概还有一篇皮卡丘/克里斯的肉没得写
可能会放在番外吧
——
-4-
自从上了床后,两人的关系几乎是突飞猛进地进入了下个阶段。像是在看球赛是皮尔斯自然的搂抱,克里斯在多次试图抵抗无果后索性也接受了这个亲密的行为,毕竟他从s.t.a.r.s.工作回来也是劳累无比——鉴于他有那样一个善于折磨别人的顶头上司。尴尬的是两人总是腻在一起难免擦枪走火,最终都是气喘吁吁的倒在床上,全身都是黏糊糊的汗液和其他的什么东西,不过克里斯也慢慢习惯了这种几乎随时随地的性爱。

他偶然间翻了翻日历,才发现皮尔斯不过才来了一个月,而他居然在丝毫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情况下接受了两人的关系。这可一点儿也不雷德菲尔德……不得不说皮尔斯为他带来的改变细微又重大。然而这个年轻人双眼盈满的爱意是无法说谎的,那是让克里斯无法直面的强烈情感,那有力的拥抱和粘腻的亲吻也恰到好处地证明了这一点。

你为什么来这里,皮尔斯?
无数次的想问出口,却都被皮尔斯带走了节奏,根本无法找到一个正确的时机。皮尔斯似乎已经完全不在意他的队长和任务了,他看起来全心全意地投入了这段感情。也许他私下里已经同他的组织有过联系,但无论如何他的身份实在是个巨大的谜团,这让克里斯无比的在意——谁又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可能是个隐藏的间谍或是什么的呢?

克里斯撑着头思索着今天如何撬开皮尔斯的嘴巴,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直到有人撞了他一下。他有些不耐烦地抬起头,是吉尔。“你看起来有心事。”漂亮的黑发女警端着咖啡倚在他桌边,“让我猜猜……该不会和某个神秘人有关吧?”

克里斯差点把自己的杯子打翻。他心虚地扶着杯沿,扫视着周围的同事们。巴瑞正拉着约瑟夫喋喋不休地讲着他的女儿们有多可爱又不省心,布拉德喝着咖啡在电脑上不知道认真的看着什么,而威斯克……今天威斯克队长不知道去哪里了,很可能又去艾隆斯那里听些没用的屁话,总而言之似乎没人注意到他俩的对话。“你在说什么?”克里斯把视线投到吉尔手里的咖啡杯上,避免与这个敏锐的女性有任何眼神接触。

“我知道你在隐瞒些什么。”吉尔喝了口咖啡,话里带着笑意,“你从大概一个月前开始就变得很不一样,我一直在想发生了什么……”她盯着克里斯的眼睛,“直到今早偶然看到出门前的你亲吻了……‘他’。”

好吧,根据吉尔掌握的情报,现在说谎抵赖也是徒劳了。克里斯认命地抓了抓头发,“有那么明显吗?”
“哦天呐,你知道你现在身上散发着一种恋爱的高中女学生的气息吗?”吉尔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瞎子,也许只有巴瑞那样迟钝的人才看不出来。”

尴尬爬上了克里斯的脸颊,他觉得自己的脸烧得厉害,“所有人……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可不想自己精锐的形象就此崩塌。
“我觉得应该是这样,但他们都不怎么在意这种事。”吉尔指了指身后,“就像只有可怜的约瑟夫会被巴瑞逮住听他甜蜜地抱怨自己的女儿,在s.t.a.r.s.没人对其他人的感情戏有兴趣。但是……”她露出一个笑容,“bravo小队的瑞贝卡就像我一样感兴趣。”

“你们就没有别的事情做了吗?”克里斯有些不可置信地瞪着眼睛,虽然最近s.t.a.r.s.确实很清闲,但……但她们总该有点儿私人的事情要做吧?比起关心他的私人问题。
“别担心,我对你的男朋友没什么兴趣。只是这么多天的困扰着我的谜题终于解开了,我很开心。”吉尔直起身体,走向自己的桌子,“顺便一说,我觉得现在的你比以前平易近人的多。”

那是什么意思?是在说我以前看起来很凶狠?克里斯扶着额头,思考着吉尔说的话。最糟糕的不过是所有人都知道他现在有一段关系,而且对方还是个男人。他应该怎么和别人解释该死的皮尔斯的身份?足球运动员?他的体格倒是挺像的。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皮尔斯的时候,男人身上诡异的油状物。他再也没见到过那种东西,皮尔斯也从来没有提起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像完全忘记了一样。然而皮尔斯当时狰狞的面孔还深深地刻在他脑子,那副模样简直……简直就像是恐怖电影里的变异人。克里斯不知道什么东西会让人变成那种样子,也不知道皮尔斯为什么在进入他家之后突然变了样子,这让他十分的沮丧——对于皮尔斯他究竟知道什么?

今晚无论如何得撬开他的嘴巴得到点儿情报,不管用什么方法。克里斯下定了决心,喝了一口咖啡发现已经完全冷掉了,他皱着眉头把它咽下去,从椅背上拿起外套准备回家。

“克里斯。”门口突然出现了威斯克的脸,“我的办公室。”
克里斯叹了口气,抑制住自己想飞奔回家的心情,工作要紧,工作要紧。他跟在威斯克身后进了他的办公室,威斯克从一叠文件中抽出一张纸,“最近很多人声称在城市外围的公路上目睹了附近一些‘野兽’,浣熊警局派人去调查几天无果,就把这案子搁置了,直到今早——”威斯克坐到了椅子上,“有人在公路上发现了撕咬痕迹的尸体,警局解决不了就把这个交给了我们。所以,我希望你能去调查一下。”

“野兽?”克里斯皱着眉头。
“是的,所有的目击证言里发生的时间都是晚上,所以我希望你去解决一下。如果真的有野兽,击杀。”
“知道了。”克里斯点点头,拿起文件转身离开。

“克里斯。”威斯克在背后叫住了他,顿了顿,手指磕着桌面,“尽量不要让你的私事干扰工作,ok?”

克里斯愣了大概好几秒,立刻理解了对方话里的意思。他慌忙转过头,逃一样地快步走掉了。

大概在晚上九点半左右克里斯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屋里没有开灯,隐约能看到有个人影躺在沙发上。克里斯轻手轻脚地走进客厅,果然是皮尔斯倚着沙发睡得正香。他脱下自己脏兮兮的外套,靠着沙发坐在了地板上,握住了自己男友随意放置的手。

“克里斯?”皮尔斯迷迷糊糊地问道,没有抽出手去。
“是我。”他回答,都没有发现自己是笑着的。
“天啊我担心死你了。”皮尔斯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你说你要晚点儿回来,没想到这么晚。”他反握住克里斯的手指,“你的任务怎么样?”
“没什么收获,只是我现在觉得自己臭烘烘的。”克里斯亲吻了他的嘴唇,“你先去睡吧,我去洗个澡。”

皮尔斯点点头,显然他还没太睡醒。目送着克里斯走进浴室,他便打着哈欠挪进卧室里倒在床上。现在他比之前稍微清醒了一点儿,听着从浴室传来的水声有点儿睡不着。天呐,浣熊市爆发灾难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来着?他咬着嘴唇努力回想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需要告诉他真相吗?不不不,那听上去太傻了。但是……我不想让他因为不知情而在任务里受伤。毕竟那些任务……

纠结当中很快克里斯就从浴室里出来了,他走到床边,皮尔斯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像是有话要说。克里斯坐在床上,头发上的水珠顺着耳后留下脖颈,两人都没有说话。

接着,克里斯率先打破了安静,“你知道我想问什么,皮尔斯。”
皮尔斯看着他,湖绿色的双眼充斥着平静和些许的担忧,“说出来吧。”
“你是谁?皮尔斯,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皮尔斯垂下双眼,他拉过克里斯的一只手把玩着,“我不能告诉你太多,克里斯。这……这是规则,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严重的后果。”接着他亲吻了克里斯的手指,带着无法抑制的迷恋与爱意,“请你相信我,我对你的感情是绝对真实的。”

克里斯做了吞咽的动作,没有意识到因为紧张他的喉间有些干涩。

“我的名字是皮尔斯•奈文斯,这个你知道。”皮尔斯继续说了下去,“我是BSAA alpha小队的一名狙击手,因为某个任务里受了重伤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BSAA……那是什么?不过克里斯更在意的是那个所谓的“重伤”,从他的角度来看那个形态远远超过了“重伤”,甚至说是“濒死”也不为过。“我捡到你的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我……我不能告诉你,很抱歉。”皮尔斯的话间添了一份苦涩,“抱歉。”

克里斯理解地点点头,他半倚着皮尔斯,而对方近乎惊喜地把头埋进他的颈窝。“所以你的队长呢?你和你的组织还有联系吗?”

“我猜……他们已经认为我死了,可能葬礼都办完了。”皮尔斯的呼吸喷在他的颈侧,“其实没什么,像我们这样的人对死亡早就有了准备。我的队长……他也会继续领导alpha走下去吧。”

克里斯没有回话,他感觉到皮尔斯说话间压抑的颤抖。那究竟是怎样的一份工作?他不想去了解,只是想到如果有一天皮尔斯突然消失,他的内心就像是空缺了一块。

他们彼此再没有多余的话语,克里斯就这样靠着皮尔斯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手还紧紧地抓着男人的手指。

评论(1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