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爷扒在甜甜腰上不下来

脑洞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q(不高冷我们都可以做朋友w

【美队2/童话镇】【叉冬拉郎】疯帽子先生【1】

这又是我千万脑洞其中的一个。。
主要是杰弗森太可爱了
超想欺负他!
——
Chapter-1- 
朗姆洛猛地睁开眼睛,经过一段令人糟心的眩晕后,他终于看清了眼前的小茶几,而横在他嘴里的大概是个布条,和他手腕上绑着的没什么区别。他先是迷茫,接着是震惊。

很明显地,这是绑架,他,布洛克•朗姆洛,被人绑架了,在一个小破镇子里。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他非常确定这件事若是流传出去他大概会被嘲笑二十年。他眨了眨眼睛努力回想起自己昏睡前的情景,坏掉的车,被撞伤的小镇居民,对方的邀请,用来款待的茶……妈的。

他不应该如此放松警惕的,真的,这绝对是他人生中的败笔。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他只是来度假的吧,尽管这是事实。绑架他的那家伙,朗姆洛努力在脑中勾勒出那个被自己撞伤的、凄惨的男人的样子,和他看起来随时能落下泪来的双眼。好演技,他只能这样评价,所以他究竟是谁的人?神盾局?九头蛇?或者是……其他部门?

思考之余他已经手脚麻利地解开了自己的束缚,在茶几上留下茶杯可就是这位绑架犯的错误了,这显得他不够娴熟。不过也不好说不是吗,也许那人只是想试探他的能力?朗姆洛撕下腿上的胶带,在身上摸索着,果然他的几把刀子都被收走了,不过……他隔着作战靴摸了摸那把短刀,在所有地方都藏有武器才是真正的谨慎。

朗姆洛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金属摩擦的声音从对面的房间传来,而他无心去看发生了什么。这鬼地方还是尽早脱离的比较好,免得惹上别的麻烦。他猫着腰继续向前走,老天这房子可真够大的,终于走到了大厅里,而大门就在眼前。

接着他听到了身后轻微的脚步声,很轻,却逃不过一个雇佣兵的耳朵。他迅速转身,在黑洞洞的枪口前猛地收回几欲出手攻击的身体。那个记忆里跛着脚的可怜绅士此时举着枪站在他面前,唇角略带得意的上扬,左手却拎着一把剪刀。他看起来对于朗姆洛的出逃行为有些意外,眉宇间还带着几分焦急与不耐。

所以,他应该哪一方的人都不是。朗姆洛挑了挑眉,没有使出他那引以为傲的一刀夺枪的本领,反而站直了身子,露出一贯的带着讥讽的笑容,在身前交叉起双臂,“所以,先生,你想要什么?”

人质的反应令绑架者再次表现出了惊诧,他举着枪的手有些漂浮,一直湿润着的双眼看上去像是要下一秒就哭出来了一样。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一定为他带来了不少人质,朗姆洛摸着下巴。

“我需要你帮我做个东西,朗姆洛先生。”男人开口了,带着轻微的鼻音,这让它听上去更像是个恳求,“在那之前,我不能让你离开。”

朗姆洛微微抬起头,像是俯视比他高一些的男人的姿势给对方一些隐藏的压力,“好吧,杰弗森……先生?”他看到杰弗森似乎是不高兴一样地撇着嘴,这孩子气的动作令气氛变得滑稽。杰弗森示意他走前面,而朗姆洛也饶有兴趣地照做。

如果他真是某个组织派来的,那这真是再好不过的演技了。

杰弗森引领他进入一个房间,并让他坐在桌旁的椅子上。朗姆洛大约摸地扫视了整个房间,向天发誓这里至少有一千个帽子!绅士帽,都一模一样,看起来房子的主人大概是这种绅士帽的狂热收集者,这简直是疯狂。杰弗森绕到桌前,扔给他一些黑色的布料和一个模具一样的东西,“做一顶一模一样的帽子出来。”

而朗姆洛回了他一个“你他妈在逗我”的眼神,“你让我……做帽子?你他妈瞎了吗?你觉得我会做这玩意儿?!”

而杰弗森的回答是抵在他脑袋上的枪,“我不是在请求你做,朗姆洛,这是要求。除非你做出来,否则你别想出去,我不管你有什么事要做。”他的声音因激动而颤抖,“我一直在等你,28年,我等了你28年。我不管你会拯救这个镇子还是解除诅咒,我只需要你做出这个帽子。你身上有魔力,只有你能做出来。”

现在朗姆洛考虑要不要砸晕这个人逃走了。所以,刚才他的那些对于杰弗森身份的猜测,他对于事情进展的好奇,都他妈的炸的连渣都不剩。谁能想到他面前这个长相精致的男人,一个拥有豪宅的富人,居然是个可怜的精神病患者?魔力?诅咒?他的脑袋一定是之前被人砸坏过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杰弗森。”沉默了半天朗姆洛才能勉强说出口。而杰弗森也不再回应他,而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手中的布料,像是在催促。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