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爷扒在甜甜腰上不下来

脑洞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q(不高冷我们都可以做朋友w

【Outlast】Darling darling!【2】(Eddie/Waylon

传送门↓

【1】

——

私心给小鼓手一个比较好的死法w
 ——
 【2 逃离】
 当钥匙插进锁眼时,Waylon几乎都要因此而哭泣。他以一个丢脸的姿势被人抱在怀里,身上还穿着可笑的婚纱。“Eddie,”他有些羞于开口,“我……我希望能换件衣服。你知道的,我们可以在外面……重新拥有一件婚纱。”

Eddie疑惑地看着他,不过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工作间,取了套对他来说有些大的衣裤。Waylon并不怎么喜欢衬衫和西裤,更不要说这种比他打了两个码左右的!但有什么办法呢?他只能将它们穿上,并勉强挽起了袖口与裤脚。

上帝保佑……至少他能安全地逃离这个地狱了。

在他换衣服时,Eddie就在他身旁,那种迷醉的视线令他不能更羞耻。而在男人把手覆在他的大腿上时,他差点跳起来——如果不是因为他该死受伤的腿。

“你真美,darling。”Eddie轻声呢喃,在他嘴唇上印下他们的第一个吻。Waylon只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他不着痕迹地挪开对方的手,迅速地穿好了裤子。

男人再次把他抱起来,这次看起来稍微有点儿吃力。“你还好吗?”Waylon犹豫着问道,他可不想一会儿被扔到地上,那只会加重他的伤处。

“我很好,darling,只是你比我想象中的……要重一些。”

他们回到了一层。地上四处残破的尸体令人心惊,Waylon听到许多人的脚步声,和模模糊糊混着点儿电杂音的声音,“不留一个活口。”

不留一个活口!

Waylon示意Eddie放下他,两人都蹲下了。他听了听杂乱的脚步声,示意对方不要说话。

接着,毫无预兆地,一个雇佣兵出现在了走廊里。他看起来吓了一跳,几乎是立即抬起手中的枪来了一发。“Darling!”Waylon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另一个人宽大的身体罩在了墙边。

有一些血液喷溅到了他的脸上。

他是想利用一下这个渴望结婚的男人,但并不是以这种方式……

雇佣兵那边不知为何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Waylon却无心去关注。他摸了摸Eddie的脸,被对方轻笑着捉住了颤抖的手指。

“我还好,darling,它只进到了我的肩膀里。”男人的双眼像是泼了一层墨水,此时几乎要将他整个人吞没其中。Waylon努力转开视线去看肩膀的伤口,那里依然有血缓慢的流着。

“不要为我伤心,或自责,darling。”Eddie轻吻着他的脸颊,“我们就要出去了,对吗?只是我无法抱起你了。”

Waylon点点头,他没有办法说出任何一个单词。他看向之前雇佣兵所站的位置,那里只剩下一团血肉模糊的物件。Waylon与Eddie相互搀扶着(其实只是他被搀扶着)站起来,一步步艰难地向门外走去。他看到Jeremy Blaire的身体倒在门边,似乎因失血过多而死去多时。

没有理会这具尸体,他找到了停在门外的什么人的吉普车。Miles Upshur?他的脑中出现这个名字。带着细小的内疚感,他爬进了车子里。而Eddie站在车外像是思考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进来。

车子发动的一瞬间,Waylon因激动而抑制不住地哽咽出声。他胡乱地抹去自己的眼泪,迅速地掉头驶离了这个噩梦发源地。

评论(1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