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爷扒在甜甜腰上不下来

脑洞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q(不高冷我们都可以做朋友w

【AC】我的公寓才没有这么蠢!【2】(ABO 全员向

传送门↓

【1】

——

拯救AC无abo!(不

【食用声明】
 本文的主cp为AM LE HC 1617 可能会产生不适的cp为Lucy/Des Shaun/Rebecca/Shaun Federico/Vieri 食用时请注意每篇标注的cp。

【abo设定】
 由于po到现在也没摸清女性A的构造 所以不存在女性A(大概
O和A都会有发情期 只有双方都进入发情期O才会怀孕 B可以闻到A和O的味道但不会有任何生理反应。
B就是普通设定下的男性女性 没有其他奇怪的器官(x 也没有气味 但普遍怀孕率较低。

另外这其实就是撒糖日常系的欢乐卖蠢向文 OOC肯定有 还请大大不要挂我(qvq
 ——
 【2】(本篇cp:1617 AM
Ezio Auditore不是一个能闲下来的人,从来不是。他只花了一个下午就和Desmond成了整栋楼里对方的第二个朋友,甚至可能是整个城市里的。他了解到Desmond将要在斯坦福学习法律系,而他本人其实更想当个调酒师。

“所以为什么不去做呢?”Ezio问道。Desmond撇了撇嘴,告诉他家里有个老顽固非让他学法律。“你瞧,我的口才特别差,根本当不了一个好律师。”他无奈的说。

Desmond顿了顿,又问,“所以你是做什么的?也是大学生吗?”Ezio几乎笑的从沙发上滚下去,“小伙子,我看起来那么年轻吗!老实说我之前当过模特,不过那群操蛋的家伙非说我没有alpha雄性的气质,让我去拍内裤!虽然我不介意做个内裤男模,我只是不爽那群alpha至上的混蛋。”他停下来歇了口气儿,“所以我不干了。现在在Altair的店里打工。”

“那么你们两个……?”Desmond小心翼翼的问。
 “我和Altair?什么!别开玩笑了,他每天都要嫌我一万遍烦!最起码我的alpha也要是个金发!不,不是Clay,想都别想!”Ezio夸张地挥舞着四肢。

Desmond点点头,不说话了。Ezio喝了口水,像是想起了什么,“我记得Clay也是斯坦福的学生,你不知道吗?”
Desmond摇摇头,他显得有些惊讶。

“什么专业我就不记得了,大学这种东西我应付不来。”Ezio咬着巧克力棒,看起来闲的要死,“美国人真是喜欢上学,我高中的时候几乎从没学习过,好不容易熬到了毕业。”

“学校是个很有趣的地方。”Desmond试图辩解。

Ezio抬头看了眼表,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我得去工作了,和你聊天很有意思!”他看着对方疑惑的表情解释道,“我们店里推行了一个‘下午意面时间’的活动,每天下午四点到七点可以吃到正宗的意面!咳嗯,当然是我做的。”他整了整头发,“别用那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我可是美食至上的意大利人。”他打开门,又回过身来,“你不和我去吗?好吃的你一辈子难忘哦!”

Desmond还是毫不掩饰自己怀疑的神色,不过耐不住对方不停的劝说还是一同下楼了。

Ezio到了店里就立刻收到了许多各式各样alpha若有若无的暗示,甚至几个beta女性也在叽叽喳喳地讨论他。跟在他身后的Desmond也免不了被摸几下屁股。

“你真是太受欢迎了。”Desmond躲开几个伸向他屁股的手,“你把这里搞得跟酒吧一样。”Ezio得意的笑着。

“他只要在发情期招招手,第二天怀上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柜台后的男人忍不住开口。
 “如果你还想让我给你招揽客人的话,Altair,看在老天的份儿上至少不要在别人面前嘲笑我!”Ezio套上工作服,不停地念叨着进了厨房。

Altair擦了擦手上的水渍,看向好笑的看着他俩拌嘴的大男孩,“所以,Desmond,你想来点儿什么?”

“这里最受欢迎的意面是哪个?”
Altair看了眼菜单,“番茄意面。”

Desmond点了餐,便随便找个座位坐下,无聊地看着窗外。他注意到有个男人从门口走过,又缓慢地退了回来,犹豫了好久最后放弃了一样走进店里。

正在做咖啡的Altair像是嗅到了对方一样猛地转过身,“Malik!”
 被叫做Malik的男人不自在的撇过头去,“一份番茄意面,一杯拿铁。”
Altair点点头,眼睛仍然一眨不眨地看着对方。Malik更不自在了,“别盯着看,你个Novice!”

Desmond表示他在看到Altair露出一口白牙笑的时候受到了惊吓。

Altair在递过去拿铁时捉住了对方的手指,Malik脸上的表情变得恶狠狠的,但他没有挣开。Altair凑近他小声说了些什么,Desmond就看到他的耳尖有些发红了。

门再次被推开,Clay走进来时看到Desmond显得有点儿惊讶。他到柜台前点了杯美式,端起它坐到了Desmond旁边。“你肯定是被Ezio拐来的。”Clay喝了一口,笑着说。接着他瞟了一眼对方手里空的杯子,“需要我给你再买一杯吗?”

Desmond愣了一下,随即也笑了,“你这是搭讪?”
 “你可以这么认为。”Clay向他眨眨眼睛,用勺子随意地在咖啡里搅着圈儿。对方没有回话,低头用叉子戳盘子里看起来似乎很有趣的小番茄。

“说起来电梯为什么是坏的?”沉默了一会儿,Desmond再次挑起了话题,“被炸了吗?”

Clay愣了一会儿来消化对方的话,接着他笑得差点儿把咖啡打翻,“咱们公寓没有那么危险的人亲爱的!生活可不是大爆炸!”他擦了擦笑出的眼泪,“他只是普通的坏了,没人来修而已。”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关于斯坦福的话题,直到Ezio跑到他们面前才发现已经到了关店的时间。Altair牵着Malik的手把钥匙扔给了Ezio,“我今晚不回去了,记得锁好店门。”Malik多次试图抽出手无果,又露出了那种恶狠狠的表情。

他们在门口分别了。晚上的气温有点儿低,Desmond裹紧了外套,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同为omega,Ezio却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冷,他甚至只穿了一件长T恤。

Desmond缩了缩脖子,感觉身边的人离自己近了些。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明天是不是开学了?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