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爷扒在甜甜腰上不下来

脑洞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q(不高冷我们都可以做朋友w

【RE6】阴差阳错 -2-[Piers/Chris

为什么我写所有cp发展都像pwp……

——

-2-

克里斯最终还是没有把皮尔斯的事情上报,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巴瑞。也许是私心作祟,他把这一切看作是个新鲜有趣的事件,而在确认皮尔斯毫无恶意后更是肆无忌惮地私自做了决定。


他留下了皮尔斯,以养伤的名义。这确实无法反驳,皮尔斯看上去就像个受了重伤的士兵,至少在那些奇怪的东西从他脸上消退之前是。他似乎不怎么习惯用右手,毕竟它看上去像是受过一场灾难性的伤害。


令人在意的是,皮尔斯似乎不再对他的队长那么执着了,甚至好像忘了那一切一样。即使在两人聊到枪械,皮尔斯兴奋地吹嘘着自己第一狙击的能力时,也对自己所属的组织闭口不谈。除此之外,这个年轻人脸上的笑容日渐增多。不知是不是性格原因,聊天期间当他看向克里斯时,眼睛里总是掺杂着说不明白的深情。这让克里斯一度怀疑他可能是个法国佬。


他试过偷偷上网查找了皮尔斯的名字(救命!他真的不知道还能怎么做了!),搜索出来的都是些毫不相关的东西,没有一个跟住在自己家里的男人有半点联系。他只得承认,皮尔斯所在的组织大概真的是十分机密的组织,不容许任何成员信息的泄露与无关人员的打扰。


“克里斯?”皮尔斯的脚步由远及近,克里斯迅速地关掉浏览器,转头就看到湿淋淋的皮尔斯只在下半身随意地围了毛巾跑出来,甚至连发梢都在滴着水,这样看上去竟有些大型犬般的可怜感。


“怎么了?”克里斯装作不经意地瞥一眼,对方用来裹住下身的毛巾不是很大,勉勉强强能遮住重点部位,却又把整个下身的体型勾勒的很明显。抬眼正对上皮尔斯的双眼,他毫无缘故地迅速转开视线。


“停水了,克里斯。”皮尔斯开口,像是叹气,听上去又有点儿委屈。克里斯想起今天在公寓下看到了水管维修通知,不觉坐直了身体,“我今天收到了停水通知,抱歉忘记告诉你。”


“好吧,那可真倒霉。”皮尔斯说着,却没有离开房间。他像是在盯着对方向前走近了几步,而克里斯根本无法直视男人的眼睛——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真是十分的尴尬!为什么他不能好好的去把衣服穿上?哦对,他身上居然还挂着泡沫……


“你在做什么?”皮尔斯走到他身边,看着屏幕上的桌面,不禁习惯性地蹙起眉头。救命,90年代的电脑……我恨它。


“什么也没做,呃……随便看看。”克里斯不自在地紧盯着屏幕,毕竟他的眼睛没有什么其他的地方可以放了。皮尔斯点点头,拉过来另一把椅子坐在他身边,撑着脑袋看着对方的脸。


“我脸上有东西吗?”

“不,只是看着你我很开心。”皮尔斯眯着眼睛咧开嘴。


“小子,你这套对吉尔说不定还有用。在我这里,No way。”克里斯再次失败地转移了视线,心里翻了个白眼,他是不是不懂情话的使用场合?虽说自己的经验也并不多……


“吉尔·瓦伦蒂安?哇哦。她真的很漂亮,但是……”皮尔斯耸了耸肩,“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可真挑剔,吉尔和瑞贝卡虽然是唯二的女兵,却是数一数二的美人。你居然还看不上?”克里斯习惯性地推了对方一把,结果蹭了满手滑腻腻的沐浴液。不仅如此,手腕还被捉住了。


皮尔斯没有回话,手指摩挲着克里斯的手腕,“你知道我喜欢的类型吗?”他望进克里斯的双眼,“一个勇敢而又亲切的领袖,一个能交托自己全部信任的队友。”


这气氛真的是太诡异了,这回答也像是答非所问,而且克里斯也不知道是否应该把手腕抽走,毕竟皮尔斯也没有用力紧握。场面陷入了僵局,克里斯绞尽脑汁不知该回什么,而皮尔斯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恰在此时,浴室里突然响起了救命的水声。感谢上帝!皮尔斯的注意力成功被吸引了去,也终于肯放开他的手。他从椅子上起身,不想毛巾被倒刺勾住,一个光滑的屁股就这样出现在了克里斯面前。


老天啊,让时间静止在这一刻吧,求你别让他转身。克里斯几乎僵在了椅子上,实话说,他在入伍期间看到的屁股各式各样,却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恨不得从屋子里飞走。都是该死的皮尔斯之前营造的怪气氛,不然他现在大概是会大笑着一巴掌拍上去,再勾住对方的肩膀揉他的脑袋。


然而皮尔斯还是转过了头,这大概是克里斯所能想到的最恐怖的慢镜头了。那条毛巾还勉强挂在他的胯上,防止事态向着更尴尬的局面发展,也让克里斯几乎窜出来的心脏稍微沉甸下去。皮尔斯从倒刺上扯下毛巾,重新围好,接着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离开了房间。


大概听到水声调小了十分钟,克里斯才发现自己之前一直紧紧地贴着椅背。为什么会这么紧张?他质问自己,那只不过是个臭小子的屁股,你看花花公子兔女郎的屁股都没激动成这样。他挫败地关了机,倒在了床上,突然发现自己因一时冲动收留这个奇怪的年轻人也许真的是个错误的决定。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克里斯感觉到身边的床垫陷进去一块,不想抬起头去面对那个人或是制造一些更尴尬的气氛,索性继续闭着眼睛装睡。他感觉皮尔斯的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背,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克里斯?”,不觉有些好笑,却依然装着死。


皮尔斯的声音突然离近了,甚至于带着水汽的吐息都喷在了耳后。克里斯想要躲开这奇怪的距离,又怕暴露了自己没睡的事实,只好微僵着身体忍受着对方更近的接触。


接着他感觉到那双看着就很柔软的嘴唇贴到了自己的后颈,一只手还在摩挲着他的后背。“克里斯,我真的很想你……”他听到皮尔斯喃喃的感叹,不由得有些怒从心起。克里斯一个挺身坐了起来,毫无防备的皮尔斯被一把掀翻,仰躺在旁边的床铺上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此时的克里斯反而不知道要骂着什么了,“你他妈有什么毛病?”俩人对视了半天,他才憋出这一句听上去也并不怎么生气的话,自己都有些泄气,就好像皮尔斯的那双眼睛有平复一切怒火的能力一样——它们总是看上去那么真诚又热烈。


“我也觉得自己有毛病,毕竟你就在我面前,年轻又有活力……我却不能亲吻你,拥抱你,我也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你……什么!!”


克里斯几乎从床上掉下去,为什么你没有在遇见这个男人的第一天认清他真实的目的就是你的屁股?他反思着,而皮尔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起来,甚至逾越了两人的安全距离。“你不喜欢,我知道。不用担心,我什么都不会做的,虽然这可能只是我自己妄想的梦境。”


为什么他要用这么悲伤的语气来表达一个可能是跟踪狂的变态妄想?克里斯斜眼看着对方,那具健壮的肉体看上去甚至比他还要大一圈儿,如果他现在是个女人也许可能就不会顾虑那么多了——毕竟皮尔斯本人和肉体都十分的迷人,他得承认。他又隔着衣服瞥了眼自己的小腹,心里暗自叹着气,那大概是他永远达不到的完美体型了。


皮尔斯在一旁看了他很久,然后举起了双手,“抱歉我做的有些过火了,请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吧,我保证……”

“你知道我们也许应该从接吻开始,而不是单方面奇怪的抚摸。”


皮尔斯怔住了,显然在思索这句话的意义所在。克里斯挠了挠脸颊,不经过大脑的话真是令人尴尬,然而他又无法拒绝皮尔斯悲伤的像讨不到食物的可怜小狗儿的样子。接着他决定先发制人,一把捧住了皮尔斯的头迎面撞上了他的鼻梁。


两人同时发出了惨叫,不约而同地捂住了各自可怜的鼻子。克里斯的脑子嗡嗡作响,鼻子痛到失去知觉就算了,他还做了一件这辈子最蠢的事情,现在他除了捂着鼻子以外真的不知道还能怎样化解这无数的叠在一起的尴尬了。


他听到皮尔斯那边的惨叫声渐渐小了,接着自己的手被温柔又强硬地扯开。不好意思的抬起头,皮尔斯的脸上大大的笑容像是要溢出来了一样。“别担心,我的鼻子没被你撞坏。”他笑道,捧起了克里斯的两颊。


嘴唇上柔软的触感让克里斯不争气地有点儿想退缩,然后皮尔斯的手牢牢地控制着他的脸颊两侧。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和别人接吻是什么时候了,自从加入了s.t.a.r.s.他唯一有点儿好感的也就是吉尔,怎奈对方却完全没有任何表示。


脑子不知道飞到哪去胡思乱想的克里斯突然被嘴上的轻咬唤回了现实,他的手还尴尬的停留在刚才被皮尔斯扯开的半空中。犹豫了一下,他把手伸到对方脑后抓紧了有些扎手的头发。试图跟上男人的亲吻还是很吃力的,皮尔斯的吻甜蜜又强势,吸吮嘴唇与探入舌尖都如此的自然,而克里斯只能从鼻间发出示弱的喘息。


终于被皮尔斯放开了,看着对方嘴唇上亮晶晶的自己的唾液真是让人顿觉羞耻,“你的技术很好啊。”

“因为……我有一个好老师。”皮尔斯恋恋不舍地吻上他的嘴角。


不去思考这个人的情史,想到两人几乎同岁,自己的吻技却如此的青涩,克里斯就不客气地侧过头再次亲了上去,“那就请你教给我了,好老师。”


两个男人坐在床上接吻的场景太奇怪了,但克里斯想不了那么多,他模仿着对方的行动却几乎变成了啃咬。皮尔斯再次笑着拉开他,“看上去需要很久,不过好在我有耐心。”接着他再次轻吻了克里斯的嘴角,“我会亲吻你直到午夜,我们有大把时间。”


妈的,这人为什么连情话都能说的这么让人心动啊。克里斯揪着男人的短发,恶狠狠地咬住他的下唇。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