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爷扒在甜甜腰上不下来

脑洞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q(不高冷我们都可以做朋友w

【AC】无可救药【4】(HC父子

传送门:【1】【2】【3】

其实我写这两人总是按捺不住要写肉
吓得我赶紧刹住
不然又要发链接了
——
-4- 
康纳偏头看着海尔森不紧不慢地戴上眼镜,系着扣子的手不免抖了几下。他清了清嗓子,把额前掉下的几缕头发抹回去。抬眼看医生无动于衷,便提好了裤子一屁股坐到对方桌子上。 
 
“预约时间结束了,康纳。”海尔森扶着眼镜,微微皱起眉头看着康纳粗鲁的动作。 
“加时。” 康纳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海尔森揉着太阳穴,看上去不怎么高兴。“我不接受加时,康纳,现在你该走了。”接着他起身,做了一个请离开的手势。这让康纳有点儿不知所措,十分钟前他们还满身汗水赤裸相拥,十分钟后海尔森对他的态度居然像个普通病人!他非常恼火,扬起身抓住了医生的衣领,“我不走,除非你给我说法!”他瞪着双眼,嘴唇下隐藏着咬紧的牙齿,腮边的肌肉也紧绷着。 
 
“你想从我这里听到什么?”海尔森不耐地拿下眼镜,灰蓝色的双眼隐隐闪烁着些意味不明的内容。康纳凑近了些,鼻尖蹭着医生的脸颊,“说你对我上瘾,说你喜欢我。” 
 
时间像是凝固了一样。康纳在说出口后的几分钟才慢慢反应过来自己脱口而出的那些略带羞耻的句子,而海尔森的反应却平淡的令人绝望。康纳松开手中褶皱的衣领,有点儿泄气,更多的是因无声地被凌辱的羞愤交加。他跳下桌子,故作冷静地整理了头发,一言不发地转身欲离开。 
 
接着他听到一声急促的撞击,眼前的场景一阵晃动,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脸侧被压到冷硬的桌子上,双手被捉在身后,仅仅一瞬间就再次被什么绑住。而造成这一切的人似乎比之前激动了一点儿,他的身体紧贴着康纳的后背,下体暗示着什么蹭过他的臀部,一阵湿热的气息滑过耳畔,“继续进行下去可没有退路了,康纳。” 
 
脸颊紧贴着桌子,康纳有点艰难地张开嘴,顺着唇边流下去的涎液在润湿了木制的桌面。他稍微动了动腰,与男人腹部的贴合令他有点儿头晕,轻轻地喘着,他几乎是等不及的答应着,“我不需要退路。”接着像是应和自己的话,他向上蹭了蹭自己的腰。 
 
一阵令人不安的沉默后,他的脑袋终于不再被用力摁在桌子上了。康纳努力扭过头想看清身后人的表情,却被猝不及防的一道阴影堵住嘴。急切伸出的舌尖被对方避开,海尔森游刃有余地舔吮着他的唇角,这无言的温柔给康纳背上带来一阵阵的颤栗。他稍微挣扎了一下,海尔森便松开了他的手腕,下一瞬间这双手就搂上了医生的肩膀。 
 
现在康纳半个身子侧躺在桌面上,而海尔森弓着背在他身畔,鼻尖蹭着脸颊像是一只伺机而动的狼。康纳半阖着眼睛,几乎沉醉在这蜻蜓点水式的亲吻中。 
 
突然海尔森的嘴唇离开了,康纳不满地睁开眼睛,看着医生略带弧度的眼角,只觉得心脏突地跳着飞快,像是得了奇怪的病。海尔森撩开他额前再次落下的几根头发,用自己的额头贴上去,左手撑着桌面,似有意将他困在自己怀里一样。他抬手揉捏着康纳的左脸颊,吐息带着英国人的绅士与庄重,却又像是恶魔引诱般的低语,“今晚要来我家吗?” 
 
与医生低沉的声音相比,康纳觉得自己心脏砰砰的跳动声似乎要更响。他把着海尔森的肩膀,大口地呼吸着,尽力使自己听上去不是特别颤抖,“想去。” 
 
海尔森再次给了他一个吻。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