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爷扒在甜甜腰上不下来

脑洞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q(不高冷我们都可以做朋友w

【美队2】双生花【2】(叉冬巴

传送门:【1】

又爱吧唧又爱冬冬真是哪边都放不开啊
你说是不是啊叉叔?ヾ(*ΦωΦ)ノ
——
-2- 
饭后的消化运动对于兴致勃勃的两人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早早打发了巴恩斯去洗澡,朗姆洛坐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烟,心里泛着不安。 
 
像是印证了他的感觉,浴室里突然传出一个巨大的金属摩擦的声响,接着是水流爆发的声音。朗姆洛直接从沙发上窜起来,几步小跑着冲到浴室撞开门,正看到屋里的巴恩斯背对着他,盯着墙上爆裂的水管看。 
 
“詹姆斯,你还好吗?”朗姆洛放下了半个心,一遍心里咒骂着复联大楼的破水管自己炸开,上前走了几步拉住巴恩斯的金属胳膊想看看他是否还好。自从巴恩斯搬来和他一起住,朗姆洛就几乎要天天把他按地上检查是否有伤势,一天三顿地拎着菜回家,附近超市都以为他是个勤劳的已婚丈夫。 
 
想着些有的没的,他拉着巴恩斯的手想把他转过来,不想接下来面对着他的却是一张茫然的面无表情的的脸。朗姆洛把升到喉咙口的一声“詹姆斯”咽了下去,盯着面前这双黯淡无光的眼睛,明明是同一双的蔚蓝色,却像是尘封在积雪之中的天空一般。他拨了拨对方粘在脸上湿透的卷发,缓缓地叹了口气,“冬兵。” 
 
那双冷漠的眼睛动了动,接着他面前的人像是刚苏醒一般,缓慢地动着嘴唇,“朗姆洛……?”这番情景多次让他联想到冬兵刚解冻时的模样,茫然,失措,一片空白,陌生的有些可怕。 
 
朗姆洛从头顶扯下一条毛巾盖在冬兵头上,又随便找了条布料塞进坏掉的水管里,然后他拉着冬兵的金属胳膊走出了浴室。把这个依旧没有什么表现的家伙摁在沙发上,朗姆洛看起来认命地擦起了对方的头发,熟练却有点儿粗暴,像是暗中发泄着些不满。冬兵一动不动地正坐在沙发上,任凭头发被人用力地揉搓。 
 
收拾的差不多后,朗姆洛一屁股坐在冬兵身边,左手习惯性地搭在对方身后,右手拨着电话准备叫那个铁皮人来修修水管。冬兵看起来心情似乎好了一些,他转头看着朗姆洛和电话里的人爆着粗口,又看了看自己的左臂,然后不动声色地向右挪了挪。朗姆洛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冬兵便再次挪了挪。 
 
他的大腿碰到了朗姆洛的大腿,接着是他的上身碰到了朗姆洛的胳膊,他稍微向后蹭了蹭,恰好靠在了朗姆洛的胳膊上。然后他就以这样的姿势看着朗姆洛打电话,再也没有一点儿动作。 
 
朗姆洛挂断了电话,用意大利语嘟囔着骂了些什么,然后把手机扔到了一边。转头看到冬兵靠在他肩上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不免放松了一些。至少他没像上次一样屠了一个基地里的人,不过最近冬兵的情况似乎不稳定太多了。以往只有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现身,现在时不时地就切换了人格令人措手不及,带他去检查固然是正确的选择,然而…… 
 
朗姆洛再次抬手捋了捋冬兵的头发,那双记忆里充满着杀气的眼睛此时安定地看着他,像是依赖,或是……信任。他知道自己不值得这样的感情,他和冬兵……他们之间的牵扯过多,这也许是冬兵总是擅自跑出来的原因? 
 
如果真是这样,恐怕复联的正义斗士们便不会放任他们继续同居下去的。 
 
想到会被强制分开的可能性朗姆洛就心里一紧,他费尽周折地把冬兵……应该说是巴恩斯,弄到身边,再被拆散一次才真是令人崩溃。他揉着冬兵的头发,不断地在心里咒骂着该死的美国队长,该死的神盾局,什么狗屁复联……只不过是巴恩斯不愿意离开这里罢了。 
 
冬兵舔了舔嘴唇,他抬眼看着盯着墙发呆不知幻想着什么的朗姆洛,看着硬气的嘴唇下没有刮干净的青色胡茬,带着些微妙的情绪,他咬住了朗姆洛的下巴,用力地。 
 
“冬兵?!你他妈有什么毛病!!”朗姆洛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他手忙脚乱地推开冬兵,一摸下巴上深深的牙印更是莫名其妙,恨得牙痒痒。他恶狠狠地看向罪魁祸首,却意外地看到了曾经的杀戮机器脸上,有着一个有点儿陌生的、像是微笑的表情。和巴恩斯温和的笑容完全不同,也许它根本就不是个笑容。然而即便是个错觉,朗姆洛也愿意去相信,他的冬兵,他的,似乎是学会了恶作剧这种东西。 
 
他抬手摸了摸冬兵光滑的右臂,突然一个用力将他推在沙发上,“我本来想放弃这么做的,不过……”伸手不怎么用力地捏住冬兵的侧脸,朗姆洛也顺口咬了对方那天然像是唇彩色的嘴唇一口,“既然你把我的下巴咬伤了,我只好要点儿别的作为赔偿了。” 
 
冬兵露出惯有的撇着嘴的委屈表情,手下却毫不留情地撕开了朗姆洛的衣服。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