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爷扒在甜甜腰上不下来

脑洞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q(不高冷我们都可以做朋友w

【美队2】双生花【1】(叉冬巴

脑洞+1
Hail 叉冬巴!
什么都不记得的吧唧超可爱
什么都不记得的冬冬也超可爱
可能会有少许铁盾注目
大概是甜
也许不会坑。。
——
-1-
朗姆洛靠在门上,静静地看着手中的烟头,火红的小亮点映照着他有些严肃的脸。半晌,他终于把几乎烧到手指的烟头掐灭,转身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布洛克!”沙发上的人迅速地转过头,像是一只等待主人回家的宠物犬,只是更大型,更……壮实。朗姆洛脱下鞋,回了对方一个略带敷衍的笑容,他需要洗个澡,然后再考虑一下晚饭问题。

“你去出任务了,对吗?”
朗姆洛有些尴尬地收回踏进浴室的脚,他不安地想搓搓手,肩上撕裂一样的疼痛却硬生生地阻止了他的动作。“呃……詹姆斯,我想……我想先洗个澡。”他生硬地回答,甚至都没去看对方的双眼。

“因为我,对吗?”对方并没有让他先去清理一下自己的打算。
“听着,宝贝儿,我挺想和你谈谈的……只要你先让我洗个澡……”
“然后洗掉所有的血迹让我以为一切都安好?”

朗姆洛抬起头看向巴恩斯,他双臂在胸前交叉着,微微皱着的眉毛和无意识撅起的嘴唇显露出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而他正在等待一个合适的回答。“詹姆斯……”朗姆洛难以抗拒地叹着气,脱掉了自己黑色的衬衫,露出血迹斑斑被绷带包裹着的身体,“其实,并没有看上去这么严重……”

然后他听到一个微小的抽气声。“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因为……他?我是说,冬兵?”巴恩斯瞪着双眼,看上去悲愤交加几乎下一秒就要冲出去找复仇者们理论一样,“你去帮我收尾?这是你的任务?”

“詹姆斯……”朗姆洛不得不上前几步抓住巴恩斯的金属胳膊防止他动手,右手又悄悄地伸到腰后的传讯器以便在情势恶化之前联系到援助。然而巴恩斯只是露出那样愤怒的表情,却迟迟没有任何动作,既没有砸东西,也没有把他扔出窗外。

缓缓地,他贴近朗姆洛,然后靠在他满是绷带的身体上。“我只是不想让你承担我做事的后果,布洛克。”他轻轻地说着,“这一切应由我来面对,这……这应该是我的任务。”
而朗姆洛的回应是落在他额头上还未消退的一片淤青上的吻。

“我明天会去和史蒂夫谈谈。”巴恩斯贴近耳边的声音沉闷的带点儿委屈,不像是怒火中烧反而带了些撒娇的意味。朗姆洛再次叹了口气,他发觉自己最近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可能是年纪大了的原因。他揉乱了巴恩斯特意别在耳后的头发,然后一只手抱紧他跌坐在沙发上,伤处的撕扯疼得他脸上的肌肉都猛地一抽。

“你吃晚饭了吗?”他小心地问道。
巴恩斯摇摇头,一双清澈的湖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他,像是讨要食物的猫咪,“但是我真的饿了,布洛克,我以为你会带食物回来。”声音也一如既往的听上去委屈极了。
“抱歉……我试试看这个时间能不能叫点外卖,披萨或是什么的。”朗姆洛有点艰难地从裤兜里拿出手机,不排除巴恩斯特意用他粗重的金属臂压在他胸口的原因,即使他很享受这种令人窒息的幸福感。手指灵巧地将消息发给那个人后,朗姆洛随手扔出了手机,换了个舒适一点儿的姿势靠在沙发上。

他一直很享受安安静静的和巴恩斯靠在一起的时间,当然在床上做些不安静的事情也非常诱人,两者都令人难以割舍。朗姆洛倾向于后者,只是他现在的状况实在是不太好——再加上怀里的巴恩斯看起来真的很饿。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或是更短,当大汗淋漓的美国队长砸开他的房门,手里提着一袋速食快餐的时候,朗姆洛明显感觉到他胸前的铁臂加大了些力气。面不改色地请走了金发的好男人,朗姆洛再一次阻止了巴恩斯想要亲自动手加热牛奶的动作。系好围裙,摸了摸疼痛的胸口,看着餐桌前巴恩斯啃着鸡翅而流油的嘴角带些狡黠的笑容,布洛克•顶级居家好男人•朗姆洛认命地拿起牛奶盒。

无论是哪个人,最爱的牛奶是不会变的。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