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爷扒在甜甜腰上不下来

脑洞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q(不高冷我们都可以做朋友w

【Outlast】Darling darling!【1】(Eddie/Waylon

这对儿萌很久了 脑洞也存很久了。。
——
【1 同伴】
“Darling,你要去哪里?”

Waylon没命地奔跑着,他不止一次地痛恨着此时自己可恶的伤腿。钥匙……我需要钥匙!他跌跌撞撞地在走廊上奔跑着,裸露的脚掌拍击在地上的声音像惊雷一般在他耳内炸裂。

这一切都太疯狂了!

他拐了个弯儿,溜进了一个不算小的礼堂里。Waylon努力将自己的呼吸声压至最小,他仔细听着新郎的自言自语,似乎离自己远了一些,这才稍微放松了一会儿。他扫视着这个礼堂,视线却被礼堂台上一件洁白的婚纱紧紧地吸引住了,和那上面挂着的一把钥匙。

他几乎是立即就要冲过去把它拽下来带走了。然而,一个新的主意出现在他的脑内,程序员在短暂的冷静中仔细地分析了自己目前的状况。

以他行走的速度,能走出病院都十分勉强,更不要提从那个疯子手中逃脱。

“Darling——”男人的声音由远及近。

没时间犹豫了!Waylon迅速地扯去身上的衣服,简短地画了个十字,便从模型上拽下婚纱,努力地套在自己身上。这该死的婚纱几乎绷紧了他胸口的每一个细胞,而他未经锻炼的腹部甚至把侧面的缝线都撑断了几根。他取下那把钥匙,又在空中划了个十字。保佑我,Lisa。他紧张的小腿都有点儿发抖。

“Darling,我想我们之间的游戏应该——”Eddie高大的身体出现在门口,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脸上的表情像是凝固了一样。

Waylon不安地后退了一步,腿部的伤口被身体压得一阵刺痛,他几乎是立刻就跌坐在地上。

“Darling!”Eddie急促地大步走来,手上的刀子也不知去向。他小心地把Waylon扶进怀里,像最甜蜜的爱人一样轻抚他暗金色的短发。“哦——天呐,这真是……太出人意料!Darling,你如此的美丽,天啊……”

Waylon僵硬地勉强露出一个笑容。“Da-Darling。”他轻声说,声音仍是颤抖的。

“你不必如此心急,darling!”Eddie激动地把他抱在自己的腿上,“这本可以等到仪式以后,但是……我喜欢这个礼物。Darling,你总是带给我惊喜!”

他从怀里取出一个磨的光亮的戒指,笨拙地把它带到Waylon的手指上。“我,我很高兴,darling。我没想到你如此的爱着我,你会成为我最棒的妻子,你会成为世界上最美的新娘!等我们完成仪式……”

Waylon的全身都僵硬了,他伸出僵直的手臂,环住了男人的脖子。他有些抑制不住地抽泣了一下,“我们……我们能去外面完成……仪式吗?这里太昏暗,我不能适应。我们可以……真正地结为夫妻,在外面。”

男人沉默了好一会儿,Waylon只觉得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等待着一跃而起逃走的那一时刻。

“……好。”Eddie的回答低沉而柔和,他亲吻了他新娘的头发,终于感觉到怀里人渐渐放松了许多的身体。

“如你所愿。”

评论(1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