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爷扒在甜甜腰上不下来

脑洞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q(不高冷我们都可以做朋友w

【AC】我的公寓才没有这么蠢!【6】(ABO 全员向

传送门↓

【1】【2】【3】【4】【5】【番外1】

——

【食用声明】
 本文的主cp为AM LE HC 1617 可能会产生不适的cp为Lucy/Des Shaun/Rebecca/Shaun Federico/Vieri 食用时请注意每篇标注的cp。

【abo设定】
 由于po到现在也没摸清女性A的构造 所以不存在女性A(大概
O和A都会有发情期 只有双方都进入发情期O才会怀孕 B可以闻到A和O的味道但不会有任何生理反应。
B就是普通设定下的男性女性 没有其他奇怪的器官(x 也没有气味 但普遍怀孕率较低。
A在O发情期间成结就可以标记 如果双方都进入发情期也需要成结才能怀孕 成结是A可以自我控制的。AO标记后发情期会靠近 也可以药物诱导发情。A只能标记一个O O也只能被一个A标记 但现代可以通过药物或手术解除标记。
 【设定更新】A可以通过气味压制其他人 不同的A气味压制效果不同 强大的A可以令其他A陷入恐惧状态(如二太爷) 强大的O也可以抵抗很多A的信息素(如挨揍)但不包括标记自己的A 标记关系中O处于绝对弱势的地位(于是就有了omega保护协会

另外这其实就是撒糖日常系的欢乐卖蠢向文 OOC肯定有 还请大大不要挂我(qvq
 ——
 【6】(本章cp:HC
 在家门口遇到不想简单的人怎么办?
 跑呗!

Ezio一走进一楼就看到了最怕看到的人——那天在二楼看到的英国西装男——正在大厅里悠闲地踱着步。他本想装作没看见转身跑掉,但不幸的是在那之前对方看到了他。“嘿,意大利男孩!”Ezio只能尴尬地收回逃跑的姿势,僵硬的挪动到对方面前。

男人抚着下巴端详着他的样子,“不要这么紧张!”他又拍了拍对方的肩膀,Ezio差点儿跪在地上。“你,你有什么事?”他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步。

“我是Haytham Kenway。”男人收回自己的手,“不过我比较想知道你的名字。”

“Ezio。”Ezio脑子里敲着警铃,这个英国老Alpha该不会是想泡他吧?他稍微有点儿替Connor生气,那个可怜的男孩儿似乎还没有完全放弃这个老男人。

“嗯……Ezio。”男人又习惯性地摸着下巴,看起来在思考什么事,“你的名字和我的一个朋友很像。不过,我有个更重要的事要问你。”他看起来有些犹豫,而Ezio在偷偷地闻自己身上Leonardo的气味够不够明显。

“如果你被强制标记了的话,会怎么做?”Haytham问道,皱着眉头,似乎为此苦恼了很久。Ezio已经在考虑报警了。

“先生,”他咽了口水,“你……你指的是……Connor?”
Haytham点了点头,并不对他的话表现出意外。

Ezio松了口气,把因为紧紧捏着手机而浸湿的手从口袋里抽出来。“我知道你们因为什么闹了不愉快,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他换了个姿势,挪了挪僵硬的身体,“这种情况可以算是犯罪了吧?他还没有报警说明他对你还是有感情的。当然我也见过很多弱小的omega被强制标记后不敢反抗,但我不觉得Connor很……弱小。”

Haytham的手指再次摸着光滑的下巴,他像是懂了Ezio话里的意思,简单地道了谢就有些匆忙地向楼上走去。

Ezio在确定对方走上去了之后,才放松地靠在墙上,拿出手机给Altair发了条短信,“差点被人奸杀了;(”。

一分钟不到,他就收到了回信,“LOL”。轻声骂了一句混蛋,Ezio壮着胆子走上楼。Haytham居然没有在楼道里,看来已经得到了进入许可。Ezio凑近202竖起耳朵,只能听到几个模糊的单词,他摇摇头,决定明天再来询问Connor具体发生的事。
 ——
Haytham从未想过事情会超出他预料这么多。他根本想不到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儿子是个omega,也想不到自己找到他时他正经历发情期,更想不到自己居然经不住他的气味而强制标记了他,如果阻止对方吃药算是强制的话。

他之前找过几次Connor,但都被关在了门外。上次他终于被放了进去,却因为两人糟糕的对话而被扔了出去——毫不夸张,天知道他的omega怎么会那么强壮!

他尴尬的处境被一个过路的住户看到了,他本想简单的打个招呼然后迅速离开,没想到对方抢先结结巴巴的解释。这让Haytham注意到了他。

一个迷人的、被标记了的意大利omega。

迷人的——他应该很受欢迎,被标记了的——他正和某个Alpha处于一段稳定的关系,意大利人——经验应该还算丰富。鉴于距离上一个Haytham拥有一个稳定伴侣的时期已经过去了20年,他很乐于向这样一个omega询问,而且这个小家伙的反应很有趣。

所以当他们再次相遇时,他就逗了逗对方,当然也得到了十分有益的意见。

Haytham走到二楼时,发现202的门竟然是虚掩着的。他有些担心,悄悄地打开了门,看到Connor正背对着他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儿子?”他尝试性的唤道,对方没有反应。

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Connor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儿子,你还好吗?”Haytham坐到他身边。他现在更担心了,完全把之前的尴尬事抛到了脑后,抬手去触碰对方的脸。他们接触的一瞬间Connor像是被电到了一样躲开了,他的双眼紧紧地盯着Haytham,愤怒、悲伤、羞耻……太多的情感含在里面。

“今天是我母亲的忌日,我不想和你发生任何争执。”他轻声说着,传来了自己的目光。Haytham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桌子上放着一枝白百合,它的茎杆末端系着一根羽毛。他想起了那个倔强高傲的印第安女性,她的头发上总是别着一根羽毛,即使现在是21世纪也不愿意摘掉。她说那是她唯一的归宿。

而Connor的性格与她几乎一模一样。他的脸颊右侧系着一根小辫儿,他每天都重新编一遍根本不嫌麻烦。相比之下他脑后随意扎起的头发看起来总是乱糟糟的。

“拉顿哈给顿。”
Connor的全身都僵住了,眼睛无意识地快速眨动着。Haytham看着他的反应,心里有那么一点儿得意——毕竟他花了几个小时来练习这个名字的发音——他伸手摸了摸那根小辫儿,对方没有躲开让他看到了希望。“我很抱歉我对你做了无法宽恕的事情。”Haytham的手指滑到了他的后颈,安抚性地抚弄着,“但我可以补救——我们可以解决它,一起。”

接着,他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释放了一点儿信息素做个小小的催化。Connor没有反抗,但他的眼皮不停地抖着,全身依旧是僵硬的。Haytham离得又近了些,近到他能感受到对方和头发一样乱糟糟的鼻息喷到他的嘴唇上,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视线落在Connor暗色的双唇。

“你知道吗?生理上讲,我们两个……已经是伴侣了。”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