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爷扒在甜甜腰上不下来

脑洞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q(不高冷我们都可以做朋友w

【AC/APH】Destiny(Ezio/Feliciano 拉郎友情向

http://www.kuwo.cn/yinyue/903369/

↑配合BGM食用更佳

怒卖安利(笑
=======
那是Ezio在威尼斯遇到的少年。

当他站在威尼斯的顶端时,少年出现了,在他的身边。“Ciao~我是Feliciano,你一定就是Ezio了吧?”少年笑着。他的头发是普遍的褐色,眼睛的颜色也如此,但Ezio能感觉的到,有什么地方不同,却又不知道什么地方不同。

Ezio的回答是右手的袖剑。

“呀,这真是,很危险呢。”少年睁开眼睛,那是一双深邃的,看不透的眼睛。Ezio看不透,他也无需看透。他们彼此不认识对方,而这塔楼之顶不会让一个毫无能力的少年徒手爬上的……他的袖剑停留在少年面前几公分处,非自愿的。

Ezio又尝试了一次,这次的代价是他几乎重心不稳而落下去。少年的笑容变得刺眼,他转身,从顶点一跃而下。

他们再次的会面并没有等待太久。Ezio在码头边找到了他。Feliciano坐在岸边,双脚埋进水里,轻声哼唱着威尼斯的民谣。周围的人走走停停,却无人将视线投在他身上。Ezio走过去,鞋底碰撞在木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Feliciano抬起头,看到了他,开心地摇着手臂。“嘿,Ezio,又见面啦!”

一瞬间阳光晃的视线模糊不清,光线下的少年就像是幻影一样,连脸上的笑容都变得不真实。

他走到Feliciano身边,“你在做什么?”他开口,有些仓促。他有些后悔了。

“我啊,我在等一个人。”Feliciano将视线移到远方的海面,“我在等一个重要的人。虽然等了很久了,但我相信他一定会来的。”

“那真是个不守信的家伙了。”Ezio耸耸肩,转身离去。他知道少年又在背后看着他,他有些不自在,加快了脚步。渐渐离远了码头,又听到了若有若无的歌声。

也许我最近太累了,Ezio这么想着,他决定去Leonardo的工作室休息一下。

他做了个梦。梦中的Feliciano坐在岸边,轻声哼唱着。海风吹乱了他的头发,也吹乱了他的笑容。Ezio听到了断断续续的、破碎的歌声,海面不再平稳,巨浪翻滚着袭来,也吞没了歌唱的少年。

Ezio从梦中惊醒,他走出休息间,听到Leonardo正兴奋地喋喋不休地讨论着他最新的作画。他抬眼望去,Feliciano正一脸笑容的坐在一边聆听。看到Ezio,他又像在码头时那样挥着手,开心地笑的没了眼睛。

他有些无奈,他想到也许这就是命运。也许他们注定要相遇。

后来,他动身去罗马。临走前,他看着Feliciano,“你要一起去吗?”他问,“你要亲眼看到教皇失败吗?”

Feliciano的回答是摇摇头。

“我已经见过足够多的人流血了。”他说。

Ezio才发现也许自己真的不了解这个人。他第一次看见Feliciano如此哀伤的表情,他的眼神飘离了现实,像是陷入了无限的回忆。

于是,Ezio离开了。威尼斯是个太美的城市,这个城市只适合Feliciano笑容那么干净纯粹的人存在。

“我已经见过足够多的人流血了。”他有些想知道,Feliciano说着这句话时,想起了什么。

他放过了教皇,理所当然引来了战争。他站在自己的城墙上,城外是他痛恨的敌人,城内是他爱的人,可他阻止不了,也无法保护。

Feliciano也站在那里,他的表情哀伤而沉静。“哦,”他轻声念着,“战争……”

Ezio沉默着看着这个少年落下了眼泪。然后,他再也没见过他,威尼斯,佛罗伦萨,还是……罗马。

最后,Ezio终于拿到了那个千万人为之流血的圣物。他只觉得手里很沉,他看着这个金色的苹果,想起了多少年前那个清秀的少年,又想起了那句话。“我已经见过足够多的人流血了。”

可悲的是,他已经有些理解这句话了。

“我要离开了。”Ezio对Leonardo说着,对方给了他一个拥抱。“我会等你回来的,等你发现了Altair的秘密,说真的,我们会重逢的。”对方也是白发苍苍,一晃几十年,Ezio甚至有些记不起来他年轻时候的样子。

“你要走了。”

他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Ezio以为是幻觉,直到他听到Leonardo满含惊喜的声音——“Feliciano!好久不见!…………哦,你看起来,额,没有太大的变化。”

Ezio看着他,还是那个少年,他的面容没有变化,声音也没有……也许他长高了一些,仅此而已。Ezio无法掩饰自己的震惊,他想到对着镜子时镜中苍老的自己,他想起杀人前手脚一瞬的不协调。

“你要走了,Ezio,你终于……还是要走。”Feliciano轻轻地叹息着。

那一瞬间,Ezio感觉,也许自己才是那个少年,而面前的才是那个老人。

“再见,Ezio,希望你能找到你所想要的。”少年露出笑容,就像几十年前塔楼顶点上的会面。Ezio一阵晕眩,他不知道这是幻象还是梦境,他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在哪里,他不知道经历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他不知道这是哪一年,也许自己还是那个无所事事的贵族青年…………

“你是谁?”他问道,艰难的。

身边的人流开始移动,远航的轮船要离开了。Ezio站在甲板上,码头的少年褐色的头发被吹乱了,他的笑容映照在阳光下,一切都不真实的如梦境。

罗马渐渐离他远去,海风带着Feliciano的回答吹过。

“I'm Italy.”

——Fin.

这对儿真的是友情向 相信我(

评论(2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