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爷扒在甜甜腰上不下来

脑洞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q(不高冷我们都可以做朋友w

【圣斗士同人】刺客联盟【上篇】(其实就是wanted 粗口通篇慎w

有时候你觉得你的人生就像一盘被人吃剩的奶油蛋糕,白色粘稠的奶油与剩余金黄的碎屑混合在一起就像染白了的狗屎。而即便如此你还要安分守己地坐在你的格子间敲着那些无用的数字闻着那些令人作呕的廉价香水味来享受这滩狗屎,尤其你的账户上显示的数字不超过四位数的时候。

就像现在,你被迫站在自己家门口听着隔壁格子间的大个子傻逼正和自己的女友度过激情的时刻,而你还要贴心的坐在门口等他们办完而不是现在闯进去令那所谓的好友下半生都抬不起头来,下面,你知道的。

而没有什么事比在睡梦中被混着汽笛声的女友的吵闹声吵醒更令人烦躁的了,所以起床,随便吃点什么,给猫倒点儿饮料,上班,再流畅不过。
——
“嘿,艾俄洛斯!好天气,对吗?”那个邻桌的……叫做皮恩还是皮特的大个子走过来,用他那令人厌恶的左手搭在了艾俄洛斯的肩上。他一点儿也不想知道这只左手昨天干了什么,真的。

所以他只是稍微活动了下肩膀,放弃了和一个刚上过自己女友的人交流什么天气的狗屁心得。

“艾俄洛斯,我想我昨天有向你要过那天杀的结算报告了吧。而现在呢?哦老天我连个报告的毛都没看到!”肥胖的女人漫不经心地订着那队蠢透了的纸张,时不时翻动着她精心修饰过的眼皮,“你总是说‘立即、马上、对不起’,呵!对不起!”她订了一叠,“对不起!”她又订了一叠,“对——不——起!”

艾俄洛斯能感觉到血液顺着脖颈向上涌动着,那该死的声音像回音一样在他的大脑中撞来撞去。“我很抱歉!”他几乎分辨不出自己的声音,他的手指抖得像个老年痴呆——去打开该死的抽屉,拿出该死的药,然后该死的把它吞下去。

老天,这真是再好不过了。他靠在椅背上,上半身被汗浸透了,尽量去无视邻桌投来的目光,而他现在还要赶那天杀的结算报告。
——
艾俄洛斯站在货架前,他不知道该给自己买些什么——看在老天的份儿上,他兜里的钱都不够去餐馆搓一顿。但谁在意呢?国家都要没了,所有人都尽可能把该死的钱往自己兜里塞。

“所以你就浑浑噩噩地过着这种生活?”

艾俄洛斯愣了一下,他确定这句话不是他的大脑发出的声音。他侧过头去,看到一个有着及腰长发的男人笑着看过来,他的头发是蓝色的——蓝色的!他以为他是什么下流的摇滚歌手?他妈的这天蓝色简直和那些三流酒吧的歌手一模一样——哦,他可没去过那种地方,从来没有。

接着他还来不及回话,男人的左手伸过来一把按下他的肩头,他视线所及处能看到的是男人的右手从身后拿出一把枪向他背后开了几枪。

所以现在是什么三流的枪战片?

艾俄洛斯被男人扯着衣服拖来拖去,他的眼前一片恍惚,耳边只能听到该死的巨大的枪声。货柜上的东西在撞击下撒了一地,铝制罐头接连砸在身上——真他妈疼。

商店的货员早他妈不知道跑哪去了,艾俄洛斯现在只希望能不被扯着衣服到处跑,看在老天的份儿上,他可是个有187cm的男人,居然他妈的被个脑子有水的人拖来拖去?哦天呐他能不能不要把那该死的枪放在他耳边!

远处传来了警笛声,希腊的警车什么时候这么快了?艾俄洛斯眼前一阵晃动,回过神来他正压在男人的身上根据惯性之类的玩意儿向门外滑去。男人长的倒是不错,他暗自想着,就是这双红色的眼睛看起来跟他的脑子一样有问题。

实际上他们滑行了不到一分钟,男人掀起他直接推进了路边的一辆跑车——它的牌子是什么来着?反正他这种人是无法支付的——然后一个利落的翻身滚过车顶,开门进了驾驶座。

Wow……艾俄洛斯来不及惊叹,车就他妈跟邻居家没拴绳的狗一样飞了出去,即便如此他还是听到了子弹打在铁皮上的声音。

艾俄洛斯惊魂未定地转过头来,“WTF!”他几乎在看到男人黑色头发的瞬间喊了出来,对方挑了挑眉,给了他一个嘲讽的眼神。

所以现在他妈的改成了奇幻小说?

他们的安宁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一辆车追上了他们,子弹几乎穿过车门,艾俄洛斯觉得他妈的好车都要被后面那傻逼打烂了。

车子猛地打了个弯儿,男人打开车顶,把枪放在上面。“你他妈疯了!”艾俄洛斯撞在玻璃上,他的手仍然神经质的抓着扶手。

男人没理他,他只是稍微向上引了一点儿,将后面扫射了一遍,接着迅速抽出后腰的手枪向着艾俄洛斯右边连开了几枪。

“操!”艾俄洛斯几乎整个人贴在了后座上,“操!操!你们他妈的都疯了!”

男人坐回驾驶座上。艾俄洛斯透过被打掉一半儿的后视镜看到那辆车阴魂不散地跟在后面,更糟糕的是,妈的,前面被一群该死的警/察封了路——这群只会搅屎的家伙。

男人加速驶向旁边的一辆车子,接着他妈的——车飞了起来,他是说他们的这辆车,毫不夸张,从警/察头上飞了过去,而且在空中打了个滚儿——简直他妈能给十分——然后落在了地面,飞速的跑远了。幸亏有安全带,妈的。

他一点儿也没怕得要死,真的,眼前也没有发黑。

好极了。
——
艾俄洛斯绝对、绝对不会承认他醒过来的时候由于凑近的一张脸而吓得惊叫了一声,他几乎是扭动着向后连退了好长一段距离。

“嘿,你可真是胆儿小!”吓着他的小伙子还蹲在原地,撑着下巴眨巴着像幼犬一样的眼睛看着他,顺便一提,这儿的人都什么毛病——他的头发也是蓝色的。这是什么,狂欢派对吗?

艾俄洛斯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才敢环视自己周围查看情况。他似乎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而绕着他站着的起码他妈的有六个人,即使这是一群精神病艾俄洛斯也不以为自己能安然打赢然后回家睡上那么一觉来迎接明天的工作。

“米罗,你吓到他了。”
这话从一个墨绿色头发的男人口中说出来……妈的。艾俄洛斯挫败地捂住自己的眼睛,在这群怀胎里他这样的人恐怕才是不正常的。

“头儿把它扔这不就是为了给咱们玩吗?”另一个蓝色刺猬头把玩着手里的刀子,不时瞥他一眼,像是盯着自己的猎物。他的口音听起来不像是希腊人,更像他妈的有病的意大利人。

“谁知道呢?看他的样子再普通不过了。”有着淡蓝色长发的女人亲吻着手中的玫瑰,投来一个不屑的眼神。

操他的,这群怪胎。

“放轻松,艾俄洛斯先生。”头顶传来鞋底与金属撞击的声音,艾俄洛斯几乎反射性地抬头看去,之前在商店看到的该死的蓝发怪胎正笑着看着他从楼梯上走下来,“也许你会惊讶为什么我会知道你的名字,”他妈的没错——“我想说的是,我们需要你,艾俄洛斯先生。”

艾俄洛斯听到自己该死的颤抖的声音:“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我没有钱,让我走。”

男人走到他面前,向他伸来一只手,他不得不该死的倚着它站起来。

“我是撒加。”男人握着他的手,大概多握了有好几秒,“这是米罗,”——活泼的蓝发怪胎,“这是卡妙,”——绿头发的怪胎,“这是迪斯马斯克,”——Death Mask?意大利都是怪胎,“这是阿布罗狄,”——脑子有点毛病的美人儿,“请不要误解,他是个男人,”——WTF?好吧,怪胎,“这是修罗,”——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怪胎,“然后这是穆。”——该死的亚洲怪胎,头发还他妈染成了紫色。

一把手枪被扔到了艾俄洛斯脚下,他全身一激灵,差点儿跳起来。撒加附身帮他捡了起来,递到他面前。“你要干什么?”艾俄洛斯向后退了一步。

“用这把枪,射这些苍蝇的翅膀。”
“我……我不能……我从未用过枪。”他又后退了一步,接着感到有个坚硬的物件抵在他的后颈,以及保险扣动的声音。

“我数五个数,不是你开枪就是我开枪。”那个叫米罗的怪胎轻快愉悦地说着。

“五。”
艾俄洛斯颤着声喊着,“不——你不能,你不能这么做!”

“四。”
他伸出抖个不停的手,去拿撒加手里那把该死的手枪。

“三。”
老天……他都看不清那些该死的苍蝇!

“二。”
“我看不清!”他大喊着,手抖得更剧烈,眼前一会儿模糊一会儿清晰。

“一。”

艾俄洛斯歇斯底里地大声叫喊着,他感到血液都涌上了大脑,压力迫使他连开了数枪,一直到把子弹打完他还不停地扣着扳机。他的大脑十分混乱,他伸手去掏衣袋却发现他妈的药瓶不见了!

撒加回到他身边,摊开他的手,将苍蝇的尸体放在他手心。它们都没有翅膀。

哦……真是太他妈恶心了。

“这不可能……”他抖着手,苍蝇从他指缝间掉到了地上。
“这可能,艾俄洛斯,这是你的能力。”

艾俄洛斯的回答是把它们扔到了地上,举起枪,“够了我他妈受够了,我不管这他妈是个什么迷幻药,让我走!操,让我走!”

他似乎忘记了枪里没有子弹。

撒加微笑着示意了,一直站在楼梯口的修罗让开了地方,这使艾俄洛斯屁股着火一样提着枪冲了下去。

操蛋的人生。(Fuck my life.)
——
有时候一些刺激的事情就他妈像一场梦,一切都是电影看多了的后果,什么枪战、飞车……都他妈是特技。

艾俄洛斯眯着眼睛滚到了厕所,迷糊着解该死的裤带,接着,一个坚硬的金属制品重重的落在他脚边。

他几乎是立刻就吓醒了。

手忙脚乱地关上厕所的门,艾俄洛斯的心脏以他妈高速最高限速跳动着,他转身坐在马桶上,眼睛还紧盯着那把枪。

操。

艾俄洛斯几乎毫不犹豫地捡起手枪,塞进了他身后的水箱里。

惊险的梦可以做,班儿还他妈的得照常上。

艾俄洛斯筋疲力尽地坐在电脑前,习惯性地查看了他的账户余额。

操,他揉了揉眼睛,又数了一遍小数点前的数字个数。

一,二,三,……

“艾俄洛斯!我不管你现在有多不屑——你以为你现在的职位非常棒了对吧?结算报告这种东西你根本懒得去动它?呵!你以为你这次再说‘我很抱歉’……”

……七,八。

四千万……操。

“你他妈闭嘴!!”
全楼的人几乎都静了下来,艾俄洛斯才不管这些,他瞥了一眼愣在原地的胖女人。“说真的,如果你不是表现的像个婊子,我还是很同情你的。”他拎起自己的键盘,大个子高兴地迎面走过来:“嘿——真男人!”

他直接用键盘把那婊子养的打得牙都飞了出去,可笑极了。

艾俄洛斯走出公司,路边的一辆车摇下了玻璃,露出了撒加有点儿狡黠的笑容和刺眼的蓝发,不过比办公室里那帮蠢货看起来好多了。他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上。
——
车驶入城郊的一个纺织厂,一大群工人在大门口忙活着,艾俄洛斯狐疑地看向撒加,对方回他的还是那个该死的游刃有余的笑容。

“我以为你要教我些杀人……枪战的技巧,而不是来织布。”他们从车上下来时,艾俄洛斯发问。“你会知道的。”撒加甩着他蓝色的头发,回头冲他一笑。接着他像是觉得卷发碍事,便动手把它们缚到了脑后。
这看起来比那个落魄摇滚歌手的造型好太多了,艾俄洛斯跟在他身后不自在地想着。

撒加领着他走进那栋颇有年代风格的建筑里。

“像我们这样的人,”他放慢了脚步,终于(他妈的)再次开口,“都是训练了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杀手。我们杀死那些罪恶的人,运用自身精湛的枪法和其他的小技巧来达成目的。也许你会更喜欢我们的另一个称呼,”他顿了一下,笑着说,“刺客(Assassins)。”

“那听起来挺酷。”艾俄洛斯心不在焉的回答。

“米罗、卡妙、迪斯马斯克、阿布罗狄……那天你所见到的人,都是我们顶尖的刺客。我们的组织存在了接近一千年,而现在它陷入了危机……”撒加全身剧烈地抖了一下,他头发上的蓝色逐渐褪去。

Holy shit!

撒加再回过头时,他的双眼已是血红色。艾俄洛斯吓呆在了原地,而撒加不以为然的摸着自己黑色的卷发。“你知道吗?你的父亲,一周前被人杀死了。”

“我的……父亲?”

艾俄洛斯不想回想起那个混账,婊子养的。听说他在他五个月大时就逃跑离开了家,他的母亲在床上呻吟着,生下了第二个孩子——天知道他怎么回来又让这个可怜的女人怀了一个!——终于挣扎着离开了人世。他被一个自称那混蛋的朋友接入家中,抱着他的弟弟,妈的。现在这老混账死了,很好,不能再美好的结局。

“他很爱你,他的房间里几乎摆满了你的照片。”撒加微垂着头,像是掩住他眼里的悲伤,“但他不能靠近你——因为他的身份,他想尽可能地带你远离这个世界。但是……他死了,也失败了。”他顿了顿,“杀他的人是我们组织的一个叛徒……不,几个,他们组成了一个小团队。只有你能杀死他们,只有你……你的血管中流淌着的,是刺客的血液。”

艾俄洛斯摆了摆手,他的大脑还处于极度的震惊之中。他从未想过——妈的,这一切就他妈的像电视剧。

“我为你准备了一个房间,”撒加把手放在他肩上,“你在这里住几天,如果想通了就来找我,我随时欢迎你。”

——tbc。

艾哥转型前 算是上篇吧 下篇就主写任务和阴谋啦w 艾哥转攻!(不

毕业前先到这儿吧 po毕业后会更完的 保证(严肃脸

评论

热度(4)